這個寒假回到家,心裡有一種很憤怒的感覺,是對全世界或者是身邊的人感到焦急的急迫感:對於生活中無法改變的現況、無法改變的價值觀,以及得過且過、虛無、頹廢和消極的看法,成了一張密不通風的網把我困在其中。周圍的人們究竟是怎麼了?為什麼不願好好振作?而自己為什麼會變成一個如此多次又敏感的人?一直視為存在意義的寫作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目的性?又煩惱又混沌又想在一片安靜的時刻大聲咆哮,恍如一隻野獸潛伏在體內,在我無法控制自我的時候隨時會撕裂我的身體,把世上的一切全部毀滅!

        即使已經二十歲了,自己還是會常常像叛逆的青少年一樣想反駁父母說的話。爸昨天在車上提到一個我畢業後就沒有繼續聯繫的小學同學,他在高中畢業之後努力重考一年,現在在唸醫學系。爸聊到他的時候,語氣微微帶著羨慕。其實爸根本沒有惡意,就只是藉由那個同學的經歷,淡淡緬懷自己曾希望孩子也能成為「那樣的人」的夢而已,我卻像過度憤世嫉俗的人們,心裡突然感到好生氣!

「這個世界上的『成功』不是只有一種標準!」

「臺灣這種『唯有讀書高』的刻板教育理念毀了多少獨特的人你知不知道!」

「我直到今天因為那些痛苦、壓抑、被迫『精英式地思考』而最不想回去小學時光,你懂嗎?」

 

       野獸想要怒吼出的東西,最後如往常般被理智妥妥地抓住,所以什麼也沒有洩漏出去!車裡還是瀰漫著輕鬆愉快的氣氛,我虛應了幾聲結束了這個話題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只是現在又想想,一直不說出來,那些難以消弭的價值觀差距是不是永遠都沒有被發現、然後被彌補的一天?

 

【後記】

剛跟媽說自己心情有點不好,結果媽就開玩笑說可以去照顧古代人馬,這樣可以感覺自己很健康,心情就會好多了。突然覺得很不好意思,覺得自己的煩惱和擔憂都只是無病呻吟,根本不值一提。媽更辛苦,也很痛苦,但是仍默默地照顧著身邊的人。希望我今年拜拜的願望可以實現,一定!拜託!

創作者介紹

Clydee的音影誌文

Clyd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